分类筛选
分类筛选:

关于哈桑论文范文资料 与巴赫金身体位置视角下追风筝人中哈桑形象有关论文参考文献

版权:原创标记原创 主题:哈桑范文 科目:本科论文 2024-07-03

《巴赫金身体位置视角下追风筝人中哈桑形象》:本论文为免费优秀的关于哈桑论文范文资料,可用于相关论文写作参考。

摘 要:哈桑是美籍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塞尼的处女作《追风筝的人》中的关键人物.哈桑跌宕起伏的命运牵引着读者追随主人公阿米尔娓娓道来的心灵独白,见证阿米尔“再次成为好人”的心灵成长之路.哈桑的命运鲜活表征了巴赫金的“身体位置”学说,故本文将从巴赫金的“身体位置”视角对哈桑形象进行解析,以期更好地理解哈桑悲剧命运的根源.

关键词:哈桑 巴赫金 “身体位置”

《追风筝的人》出版至今引发了无数轰动和热评,是美籍移民作家卡勒德·胡塞尼的处女作,其中哈桑形象的塑造是小说叙述主线的关键因素,透过哈桑跌宕起伏的命运,作者将小说主人公阿米尔的内心伤痕层层剥离,使读者洞见了少年阿米尔难以言说的伤痛以及成年后的阿米尔走出伤痛的曲折经历.小说中哈桑的命运牵引着读者的神经,使读者在随阿米尔的内心情感起伏的同时,不得不唏嘘哈桑的悲惨命运.那么,缘何诚实、善良的哈桑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替阿米爾夺回风筝,甘当阿米尔的替罪羊,甚至为保全阿米尔家的财产失去自己的生命?小说中哈桑的命运是巴赫金的“身体位置”学说的鲜活表征,故本文将从巴赫金的“身体位置”视角对哈桑形象进行解析.

一、故事梗概

《追风筝的人》以20世纪70年代的阿富汗为背景,以阿米尔和哈桑之间的情感交织为主线,讲述了阿米尔的童年往事和成年后对其儿时所犯错误的精神救赎.童年时的阿米尔和哈桑生活在同一住所却有着不同的背景.阿米尔是当地巨贾之子,哈桑则是其仆人哈里的儿子.在阿米尔的童年生活中,哈桑对阿米尔言听计从,阿米尔则常常以捉弄哈桑为乐,但在阿米尔对童年生活的回忆中,两个人的快乐时光占据了重要位置.在一次风筝比赛中,阿米尔为了赢得父亲对自己的爱,一心想要得到那只蓝色风筝,忠实的哈桑为了帮助阿米尔获得那只风筝,被另一位纨绔子弟阿塞夫 .尽管阿米尔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但他为赢得父爱选择了牺牲哈桑,在哈桑遭受侮辱的时候,他原本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但他选择了怯懦地跑开.虽然阿米尔最终得到了蓝色风筝,也暂时赢得了父亲对他的爱,但是牺牲哈桑的良心谴责不停地折磨着他.为了寻求心灵的安定,阿米尔再次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他对哈桑进行了栽赃陷害,逼走了哈桑一家.后来,阿富汗局势动荡,阿米尔及其父亲不得不移民到美国,尽管远离故土几十年,但阿米尔对哈桑的负罪感并未随距离和时间消散.心灵之罪一直折磨着他,无法自拔,直到爸爸的好友拉辛汗给他来电,告诉了他一个惊天秘密:哈桑居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阿米尔眼中的完美父亲原来跟他一样,是犯了错的人.最终,在拉辛汗的指引下,阿米尔重返阿富汗,将哈桑的儿子索拉博从阿塞夫手里成功解救,完成了自我的心灵救赎,重新踏上了“再次成为好人的路”.

二、巴赫金的“身体位置”学说

巴赫金是苏联伟大的思想家、文论家和美学家,其思想深邃而复杂,但他所有理论都以“人”为焦点.“虽然巴赫金的著作并没有对‘身体’做专门研究,但在巴赫金的行为哲学、时空体理论及狂欢化理论中,‘身体’都作为一个隐在因素被反复提及.”根据巴赫金对身体的论述,“身体”不仅和个体的生存密切相关,而且它为人的生存确立了依据.第一,“身体”的第一属性是肉体,它在自然界中为个人占据了唯一的生存位置;第二,“身体”是被符号化了的,它并不是包裹精神意识的空皮囊,而是被精神所渗透了的具有精神功能的存在.作为精神的第一层边缘,身体和人类的文化服饰紧密相关.文化创造需要把人的“身体”作为最基本的符号载体,把人的表情、姿态、服饰、语言、礼貌、仪式等当作“身体符号”,成为人的“第二身体”.因此,巴赫金的“身体位置”表达了身体包含了自然和文化的双重含义,是自然存在和文化存在的双重体现.人除了有一个肉身的躯体,还有一个符号的躯体,是人的“第二身体”.如果仅仅把身体当作自然来对待,认为它仅仅具有自然的价值和意义,那就小看了“身体”,低估了“身体占位”的价值和意义.不同的“身体位置”决定了不同的行为和话语分量.人和人的本质区别不是外貌,而是不同的“身体”占位.

三、哈桑形象分析

《追风筝的人》中作者以厚重的笔墨对哈桑的“第二身体”进行了描述,让这个鼻子扁平,有着兔唇的男孩形象久久停留在读者脑海.

(一)被小丑化的外形 “他的脸很像木头刻成的中国娃娃,鼻子大而扁平,双眼斜眯如同竹叶等我依然能看到他长得较低的耳朵,还有突出的下巴,肉乎乎的,看起来像是一团后来才加上去的附属物.他的嘴唇从中间裂开等”这是小说开篇作者对哈桑的描述,之后在作品的多处作者都对哈桑的兔唇做了描述,使哈桑的小丑形象深入人心.再看作者对哈桑的父亲哈里的描写,同样是让人同情的小丑化形象:“等右腿萎缩,菜色的皮肤包着骨头,夹着一层薄如纸的肌肉等我看见他提起那条嶙峋的右腿,摇晃着划出一道弧形;看见他那条腿每次踏下,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右边倾低.他这样蹒跚前进而又不能摔倒,不能不说是一个小小的奇迹.”作者对哈桑和哈里的外形描述,给读者营造了一种弱者形象,让人不自然地想同情他们.而作者对阿米尔的父亲是这样描述的:“爸爸是典型的普什图人,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等他双手强壮,似乎能将柳树连根拔起;等黑色的眼珠一瞪,会‘让魔鬼跪地求饶’.爸爸身高近两米,每当他出席宴会,总是像太阳吸引向日葵那样,把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作者对哈桑父子和对阿米尔父亲的描述形成了鲜明对比,前者是让人鄙夷的可怜人的形象,而后者则是令人心生羡慕的强者形象.二者的外形差异实际上是二者文化差异的表征,是二者身体占位的表征.一个是不会被听到、鲜少被关注的群体代表,另一个则是经常被听到、总是被关注的群体代表.小说对哈桑父子身体小丑化的描述以及他人对哈桑的言语辱骂,强化了哈桑一家的低贱身份,造就了他的自卑心理,使得哈桑不得不卑微地生活着.其次,普什图人和哈扎拉宗教在流派的信仰上也不同,前者信奉逊尼派,小说中的代表是哈桑父子;后者信奉什叶派,阿米尔父亲是其代表.作者对哈桑父子的小丑化描述和对富家少年阿米尔父亲的强者形象的塑造体现了主仆之间的优劣差异,也隐射了阿富汗严密的民族和宗教等级结构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为阿富汗打上了界限分明、不可逾越的等级式烙印,这种不平等也是哈桑悲剧命运的根源.

哈桑论文参考资料:

结论:巴赫金身体位置视角下追风筝人中哈桑形象为关于对不知道怎么写哈桑论文范文课题研究的大学硕士、相关本科毕业论文18个哈桑都是谁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文献综述及职称论文的作为参考文献资料下载。

和你相关的